首页 > 星际争霸 > 赛事资讯预告 > 马在允:后悔当初所为 因假赛患自闭症

马在允:后悔当初所为 因假赛患自闭症

作者:s.163.com编译                  来源:PLU游戏娱乐传媒                  发布时间:12-06 



来源 FOMOS

翻译:Wooyeon

2010年,由于假赛门事件而被KeSPA永久除名的马在允(Ipxzerg/sAviOr)又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当年身背唆使假赛罪名的马在允,近日出战中国上海的星际1大赛,并夺得了2v2比赛的冠军,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背负了在电竞史上最坏名声的人物马在允出战大赛已经注意引起波澜,再加上他还在大赛中夺得了冠军,这就更加让粉丝指责纷纷,“真是脸皮厚。”“毁灭星际1的人连一点良心都没有吗?”“就这么喜欢钱吗?”

随后fomos记者试图直接联系马在允本人。在假赛门事件之后,马在允因为afreeca直播事件,状告喷子事件等多次被置于风口浪尖,但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从未正式公开表过态。但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只会让人们的声音呈一边倒的趋势。因此,记者认为现在必须有当事人的声音才行了。

马在允的这次采访意外轻松地完成了。记者与一同出战大赛的前合承练习生Jatgirl取得了联系,让他询问马在允能否接受采访,结果他马上就答应了。在波澜掀起后没多久,5日,记者在首尔江南的一家咖啡店里见到了马在允。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假赛门事件之后曾接受过一次采访,这次是第二次。这次他想从参加中国大赛说起,谈一下过去所做的一些错事。

一、假赛门后来到中国依然有许多热情的粉丝,中国方支持我以后继续前往比赛

问:你是怎么参加中国比赛的呢?另外,你知道因为此事在韩国掀起了极大的波澜吗

答:“中国这边率先用邮件联系我的。我们通过邮件进行了几次对话后,就像大家看到的一样,我参加了2v2的比赛。我想到了会引起巨大的波澜,但是没办法,我出战这个比赛和我在afreeca进行直播的原因是一样的。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下再讲。”

问:韩国这边大部分是谴责你的人,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答:“这是不可能避开的事。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必须要承担那些对我的谴责。今后不知道还会持续骂我多少年,说不定我一辈子都要遭受谴责。”

问:即使知道自己要挨骂,但还是出战了,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吗

答:“出战中国大赛确实是一个非常自私的选择。我知道,电竞界人士和粉丝肯定会讨厌我这样做,但以我现在的情况是必须要这么做的。我也不是喜欢挨骂才去afreeca开直播的啊。”

问:能说说在中国都发生了什么事吗

答:“以前当选手的时候去过中国,这次观众的反应居然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这样让我很吃惊。我想,只要有这么多人为我欢呼就行了。但是在大赛赛场有一个观众提问环节,但相关人士让不要翻译其中一个粉丝的提问。后来我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想问我在假赛门时间后就跌至谷底了,当时的心情如何。我才知道中国的相关人员和粉丝都很清楚我在韩国的处境啊。”

问:你有继续出战中国大赛的计划吗

答:“从现在来说,如果中国方面邀请,我是想去的。韩国选手参加了几届中国比赛,据说以后还会继续邀请韩国选手。这样规模的大赛一年就一两次,剩下的比赛基本都是线上赛了。我这次是受到邀请首次参赛,我问中国方的人员:‘我因为参加比赛而会继续面对韩国方面的非议,对此你怎么想?’对方表示会一直给我支持。反而还问我需要怎样的帮助,但我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二、假赛门爆发前就曾计划退役,自己没有参与假赛



问:现在我们来说一下正题。假赛门事件爆出后我记得你是没有公开出来做过采访的,这是为什么呢

答:“我只是没有机会做采访,并不是刻意回避。另外,事情爆发之后我接受过一次fomos记者的采访,但是那篇采访没有发出来。那是在我非常困难的时期的唯一一次采访,但是在毫无联系的情况下那篇采访就消失了,我感觉事情不对。所以我想,到能出来的时候再出来吧。现在想想那时就这么让此事过去了,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失误。”

马在允将自己和其他媒体所做的采访说成是和fomos记者做的。他在假赛门事件中曾经两次通过网络和个人直播道过歉,也在直播中提到过接受fomos记者的采访。但是事情爆发后,当时fomos尝试和马在允的妈妈取得联系,想做采访,可是都被对方拒绝了。记者将此事向马在允说明之后,他也承认将与其他媒体所做的采访误以为是fomos了。

问:当时的采访内容大致是什么

答:“那时我正在医院做手术,有两名平时认识的记者来采访我。我因为膝盖情况恶化正在住院治疗,所以就说了一下身体的情况,还说了对不起相关人士和粉丝这样的话。另外还讲述了事件前后我所听到看到的事实。但是后来等了很久也不见这篇报道发出来,我就有点自暴自弃了。后来无论我是在afreeca直播还是什么,都没有人再给我提出采访的请求。如果能有人来找我,我现在所说的话早在1年前或者3年前就已经公开了。”

问: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事件后的第一次正式采访,所以不能不提到假赛门事件。因为已经过去很久了,可能说起这个会有些不舒服吧。

答:“我认为我没有更多可以失去的东西了,所以我没有关系。我没有什么可以隐藏的,现在我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另外, 我也没有期待人们看了我这篇采访能改变对我的想法。”

问:那么,对于假赛门事件,你有什么委屈的地方吗

答:“我没有打假赛。但是我也知道,大家认为这部分是不重要的。事实上,即使是我认识的人,也会认为我的行为是比打假赛更加恶劣的。我当时的处境很尴尬,要让大家为我考虑是很难的,不过,人们认为我和Hyvaa的那场比赛是我故意输掉的,这个是毫无证据的。”

问:你的意思是那场比赛你没有假赛?

答:“虽然我的年薪被砍了不少,但奖金还是很多的,所以就算是一场比赛也很想赢。(2009年)12月开始我基本有3个月的时间没有外出活动过,每天就睡四五个小时,然后就是练习,这是我职业生涯最刻苦的一段时间。因为我想过2月退役,所以我很想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好好表现。但是那场比赛我自己看来都有口难辨,别人怎么看就更不好说了,因此我很郁闷。后来谁都不相信我,但我很想证明那只是一场输得很正常的比赛。虽然人们认为这不重要,但我认为这对我本人是很重要的。受了这样的委屈,我真的很伤心。”

问:你当时为啥想退役?

答:“只是不想单纯地在队里领工资生活,这样很伤我自尊。但是打比赛的时候却一直输,这样只能退役了啊。”

问:最让人们受打击的是马在允这样的选手也会做这样的事

答:“负责调查此事的检察官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他问,怎么算来你因为假赛事件收受的钱财也只有200万韩元(约1.2万人民币)的样子,为啥还要这样做。反正我只是出于我的立场来回答,当时确实不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事。一开始听到这样的提议时,我想这是怎么都不行的,就像我说的,我已经有退役的想法了。”

问:那么呢?

答:“得到假赛的提议,我坐在电脑前和Hwasin在战网上聊天。我告诉他有个认识的大哥让在比赛中输掉,就给300-500万韩元(约1.7-3万人民币),那时Hwasin已经在OSL16强小组赛中被淘汰,最后一场比赛即时赢了也不能晋级。所以我让他有意愿的话就联系,但是后来Hwasin却说是我提议打假赛的。当然这个话题是我说起的,这是我的错。当时倒不如直接把人家的联系方式告诉Hwasin,但两人又不认识,搞得我只好在中间传话,还扮演了中间帮忙给钱人的角色。虽然Hwasin和我当时都不知道这是多么坏的事,但我们还是知道这个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可是后来这件事不知道为何被Justin(职业选手)知道了,还给我打来了电话。我说我不会打假赛,他就让我问问其他人,那时我就联系了DarkElf(职业选手)。由我帮忙给钱的选手只有Hwasin和DarkElf两人,由我提议打假赛的只有DarkElf一人。这个可以在法院的判决书上看到。”

三、没想到提议假赛会闹大,直播第一视角只为谋生计


问:很多人骂你辜负了栽培自己的曹奎南主教练

答:“2月春节假期结束了以后,本来是要下午6点归队。但我接到了曹教练的电话,说KeSPA的人正在来队里的路上,在这之前我必须回答他的问题,问我到底有没有假赛。说实话,我当时很害怕,难道事情已经闹这么大了,已经关系到我这里了?曹教练了解了情况以后,让我先回家呆着,不要回队里。想到出大事了,我很害怕,就给Hwasin打了电话。我就想问问是不是只有我们队教练知道,还是说STX教练也知道了,但是Hwasin既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我除了Hwasin和DarkElf这两个人以外,根本不知道其他队还有什么人介入了假赛,而且我连赌博网站怎么进都不知道。”

问: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吗

答:“当然是很抱歉很对不起了。不仅是对选手们,也要对CJ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们道歉。对信任我的教练组人员就更是这样了。不久前在Afreeca进行直播的김봉준(译者注:ID可能是mong)公开表示,自己还在当练习生的时候就是因为我,被战队裁掉了。我无话可说。这样的选手也不是一个两个,对于那些因为我而受害的人,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

问:你之前说参加中国的比赛和在afreeca上做直播的原因是一样的。

答:“我如果接受采访的话,人们肯定第一个问我为何不自我约束,要搞afreeca直播。有多种原因,虽然一些私人问题不方便说,但我还是可以说一下我自己的想法。因为被判刑被除名,我很难抬头见人,导致我得了自闭症。很多时候必须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觉,我想再这么下去要出大事。我必须要挣钱,但因为假赛门事件,我没有做任何工作的勇气,甚至连想都没想过。而afreeca的直播是可以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赚钱的方法之一。”

问:最终还是以赚钱为目的吗

答:“现在来看当然是这样,但是那时没想过挣钱。我请求他们不要暴露我的身份,但人们还是知道了,一开始我都没用摄像头,但渐渐地就像现在这样了。只要我下决心,可以每天都直播,但最近我只是想播再播了。我也没想过要一直直播到什么时候,所以现在也想尝试找其他的事做。一开始我只是想在直播中聊聊天,确实也得到了很大的心理安慰。有1年的样子没出门见过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播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因此我现在觉得走出直播这一步是对的。因为这是我和这个世界沟通的桥梁。”

问:据说你一看到假赛的单词或者自己不爽的词,就会把留言的人踢出聊天室,这样的话,能沟通吗

答:“因为你没看直播才会这么说。我在1年半还是2年前的样子有过几次这样做的时候,但始终在网上被热议着。渐渐地我就开始不想去关注这些了。不管他们失望还是讨厌我,总之是看我直播的人。当然当事人说什么都无所谓,但你骂我父母我就不能忍了。所以我就去告了他们,一时闹得纷纷扬扬。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一样会强力应对。”

四、很对不起牵连的人,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问:即使不假赛马在允也可以有很多事情做。对此你是否后悔呢

答:“当然后悔。真的非常后悔。”

问:有人说马在允是“钢铁意志所有者(注:意为脸皮厚)”

答:“我也不想被人骂。但是也只能这样,我也只好认了。”

问:通过这次采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答:“对于因为我,因为假赛门事件,让电竞界掀起了如此大波涛,我表示道歉。我知道我的一系列行动对电竞从业人员和粉丝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我也反省了很多。我想重申,我不是想通过这次采访来改变人们对我的想法,只是对自己没能正式,积极地道歉而感到后悔。”


>>>>点击进入PLU官方论坛<<<<

>>>>点击进入PLU官方微博<<<<



上一篇:IPXzerg与movie等四人抵沪 大战一触即发
下一篇:返回列表